雪線

在許多年後的這一日,寒流水氣突襲台灣山區,徹夜下起迷茫大雪,妳帶的隊裝備不足,在南湖山上撐過雪夜後, 閱讀更多

哀眠

那時我正在替一間民營出版公司翻譯一本如天鵝絨般輕盈的女性小說,換取微薄的稿酬聊以度日。我不喜歡上班,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