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屆時報文學獎小說決審會議紀錄

決審會議:2020年10月9日下午2時
決審委員:平路、郭強生、袁瓊瓊
記錄/許文貞、攝影/鄧博仁

第41屆時報文學獎小說組的徵文共計收件502篇(包含大陸156、港澳28、日韓9、東南亞19、美加52、其他14),經初審委員葉姿麟、凌明玉、陳栢青、邱祖胤、盧美杏等評選,有74篇進入複選;並由複審委員方梓、陳雪、吳鈞堯挑出15篇進入決審。分別是〈床上無小事〉、〈巧克力的鹹味〉、〈空地〉、〈新港文書〉、〈阿薩托斯之海〉、〈老魏〉、〈遊魂〉、〈牆上有鬼〉、〈變形記〉、〈柯佳嬿〉、〈落山夕陽〉、〈彩虹〉、〈泡沫〉、〈孫悟空〉、〈大榆樹下死亡事件〉。
決審會議於2020年10月9日下午2時在時報大樓2樓會議室舉行,由郭強生、袁瓊瓊及平路3位決審委員組成,針對15篇作品進行投票、討論。

■評審標準

袁瓊瓊:
雖然是影視小說,但很多作品是有影視就沒有小說,有小說就沒有影視,好像連故事都沒有能力講完整。我的順位依然是把小說放在影視前面,因為影視小說這樣的定位,主要還是要用來閱讀,必須要有閱讀的樂趣,文筆太差或結構混亂都會是問題。
凡是談到寫作,最重要的就是要完整,起碼該表達的東西,必須結構完整。所以第一我先看文筆,再來看故事講得好不好,接著就是看故事是否講的完整,再來就是看境界。在這次作品裡頭,是有看到符合我所有四個標準的作品。

平路:
可能因為叫做影視小說,所以鼓勵出了可能比其他小說徵文更多元的面向,這是個好處。這次確實非常多元,像是有疫情、口罩相關的,還有監獄犯人的,也有鬼的故事,有未來科幻的,涵蓋面很廣。這點我很喜歡,小說本來只有一個標準,就是有想像力、好看,應當什麼都要包進來,什麼都能寫得非常有趣、好看。
我們看到的15篇之中,有的太偏重想像中的影視,彷彿認為很多不太合理的情節可以放在影視中,但其實對小說來講,如同剛剛剛袁瓊瓊老師所言,還是一個完整的故事,還是要有推動鋪陳的張力在。有些小說誤以為影視小說就可以跳過一些小說必須要有的基本元素或是吸引人之處。這是有些作品不能盡和人意的地方。

郭強生:
這是我第一次評影視小說,確實體裁多元,沒有傳統那些嚴肅的文學獎那種在文字上過度雕琢,搞得詰屈聱牙的「研究生文學」的壞風氣,一看就是掉書袋,對外在世界一無所知,只在文字、結構裡鑽研。影視小說就沒有那麼重的文青、研究生的習氣。
但畢竟不是本事、大綱,還是要有個小說的表達方式。小說作品會拋磚引玉,讓導演、演員覺得其中有一個可以發揮的素材,不只是堆積情節而已,而是書寫本身感動、觸發了,裡頭必須有很多讓人覺得能發揮的東西,才會是好的小說,無論最後能不能成為一個影視作品。
其實一萬多字,真的要拍成影視作品的話,一定要加東西進去,但要怎麼加,就看作品能不能激發人的想像力。文字的功力還是很重要的,不是只把故事大綱交代而已。這是我評審的第一點。
再來第二個是,如果是影視相關,要有好的人物塑造。這會跟現在很多文學小說從頭到尾是第一人稱的苦悶呢喃有很大的區別,既然要有影視的可能性,必須要呈現人物,所以我會看其中的人物塑造,不太可能是通篇的囈語。沒有好的人物性格心理的話,發展影視的可能性也會低很多。所以我的標準就是,必須先要是一個不錯的小說,也要有能引發人繼續發展的潛力和特質。

第一輪投票,由每位評審圈選3篇,再針對獲得票數的作品逐一討論。

■第一輪投票結果:

兩票:
〈老魏〉(平、郭)

一票:
〈床上無小事〉(平)
〈空地〉(郭)
〈新港文書〉(袁)
〈變形記〉(袁)
〈落山夕陽〉(袁)
〈泡沫〉(平)
〈孫悟空〉(郭)

針對有票數的文章進行逐篇討論記錄,其餘在第一輪沒有得票者直接淘汰。

■兩票的討論:

〈老魏〉

平:
這篇描述監獄裡的生活,有獄友、有監獄管理員,這樣的場景比較少見,也比較難寫,從外人的眼光寫進去會比較不真實。小說滿有趣的,從頭到尾都讓我急著看下去,想知道接下來是怎麼樣。他用獄中的編號來代替人,但每個人物都寫得很生動,包含犯罪經過、過去背景等等,活靈活現,很立體、具象,也很能了解其中的不得已。
最後這點讓我最感動,即使在那樣的地方,還是保留著悲憫,每個人都有他的不容易,不然不會在這裡。小說讓我們這些外面的讀者,窺視這個看不到的世界,還能感同身受,明白人人有他的難處。
結尾的部分也是,一場架打得莫名其妙,人也死了,但就是有這麼多的偶然和必然,一個誤會,加上很多偶然湊在一起的因素,就發生了這樣的悲劇。但讀者讀的時候,也會了解為什麼會如此。一篇短篇小說,讓我們理解以往不理解的面向,也生出了人與人之間超越同情的同理心。所以我很推薦這篇小說,其他小的瑕疵,相較之下比較不成問題。

郭:
題材確實少見。作者的文字本身,在壓抑和枯燥中,還是透露著悲憫,是能引發讀者更多想法的。主角擔任監獄管理員,我看了這篇才知道其中很多人員的差別,管理員、教誨師等等,兩個世界的人在這裡交會,其中也帶著一點批判,因為這些位置彷彿失能,有人負責教誨,有人負責觀察,有人負責管理,但這些人好像只是上班,不像主角,對每個人都在觀察。
作者也設計得很好,「1985」是主角以前的同鄉,讓管理階級跟受刑人的疏離,因為同鄉的關係,讓主角合理注意到他。這個故事一萬字不可能講完,還可以發揮很多,但作者已經指引了一個非常好的方向。以往的好萊塢電影多半處理犯人之間的故事,但管理人員之間每個人的角色,他點出來這部分是可以開發的。
這些人物雖然是用代號表示,但背後都很有故事。他們不是惡行重大,犯的不是重大刑案,可能是衝動、一時走投無路,多少都有一點情有可原,這些角色都有一點有趣。在這麼多篇當中,這樣的表達方式和內容,人物也讓人有興趣,在這些條件考量下,算是比較完整的作品。

袁:
這個人非常會寫,字句描述間很有文學氣息之外,寫的方式也很厲害,常常是丟出一個場景、一個畫面給你,畫面中間又連帶著質感,這篇是這次15篇裡面文字最好的一篇。但我沒有選的原因,是它不成其為故事。
如果這是一般文學獎,我可能會把這篇選在前面,但因為作者寫的是監獄中的故事,從影視小說的角度來看,我看到的是紀錄片報導,只是告訴我們監獄裡是什麼樣子,有這些人那些人,這些人那些人發生了什麼事,然後就結束了。
任何監獄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衝突,主角只用「1985」不能保釋來帶,可是整體來說,呈現出的就是紀錄片的狀態。我在故事中沒有看到救贖,作者只是把監獄的場景鋪陳出來,其中有些生活的部分,只是教誨師自己本身的,但他不是囚犯,也不是因為看到囚犯的命運而得到深化,完全是主角自己的、與其他人無關的東西。
所以我讀的時候覺得,這個人文筆很好,非常有才氣,但以影視的角度來說,不成其為故事。作者很完整精細地把監獄裡該有的東西鋪陳給你看,但我不認為有感動跟救贖的意義。
我對監獄多少有點接觸,我的感覺是,作者寫的偏重監獄負面的部分,但好的部分他沒有寫。但我也可以理解,站在教誨師的角度,那些正面的東西是他不需要寫的。因此我沒有選。

郭:
我回應一下袁瓊瓊老師。這篇不是在講正面向上,而是冷漠,這個管理員其實跟其他人一樣,也只是在做一份工作,考進來謀職、領薪水,要不是「1985」跟他有一點同鄉關係,他們對待這些人也只是把該做的做完而已,所以沒有錯,這裡頭沒有什麼救贖或悲憫,其實就是管理與被管理之間的世界。

■一票的討論
〈床上無小事〉

平:
我自己很喜歡科幻小說,但也知道科幻小說非常難寫。這篇作者我猜應該是在美國科技公司有過工作經驗,寫的AI機器人,是有科技基礎的。科幻小說重要的是,一定要建築在真正可能實踐的科學上面,作者講的每件事其實也不太新了,很多是已經真正做的,或即將發生的事。這一點我覺得不容易,有時科幻小說容易寫成奇幻小說,就是因為沒有那個部分。
這篇當然有缺點,缺點也不少,包含從頭到尾的格式等。然而以科幻小說而言,能寫的從頭到尾都有趣味,也都符合未來科學發展所造成的人與人之間的隔離、冷漠、關聯的不自然,或是情慾的不真實,都有寫到了。
看科幻小說,我會不喜歡的就是枯燥得讓我看不下去,但這篇看的時候常常有笑點,這對讀者來講應該是滿有趣味的。包含作者寫到他必須要幫這些高科技公司的產品解決問題,像是得跟性愛機器人一起洗鴛鴦浴,結果卻觸電,這些就滿好笑,很有趣,不像一般科技人寫小說的感覺,枯燥、沒人喜歡看,變成科學論文。
如果作為影視小說,有滿多點可以觸發一些未來的靈感,當然這類的電影拍過不少,題材難免重複,例如什麼是性、什麼是愛、以及未來人與人的關係。然而這是未來我們每個人很快就會面對或已經身在其中的問題,所以多寫無妨。有這樣的一篇作品,難能可貴。

郭:
科幻小說在台灣早年有張系國、黃凡在寫,後來就比較絕跡了。這篇很幽默,妙趣橫生。現在有人說這不叫科幻小說,而是speculative fiction(推想小說),在已有的科技發展上推演出即將發生的事,不是天馬行空的。這個作品的好是把題材拉到性貧困,如果解決了這個問題,就可以解決很多犯罪、很多問題,但沒有人要解決這件事,這個觀點很好。
我最後沒有投的原因是,主角最後自殺,流於泛道德的感傷主義,難道有理想的人就要跳樓自殺嗎?非常老套。還有主角發明的動機,是小時候看到爸爸自慰,這個開頭的動機跟最後的結局有點不足,但中間的過程很精彩。

袁:
這個故事開頭的構想太棒了,我看的時候很期待有什麼精彩的能發展,但整個看完之後,我卻覺得作者你在耍我嗎?因為若作為一個影視故事來說,他只是中間的一段,可能只是90分鐘當中的10分鐘、15分鐘,前面跟後面他卻都不交代。不管作為影視或小說來看,裡面不必要的訊息太多,太多不相關的事,太多耍嘴皮子的東西,減弱了這個力道。
裡面提到擁抱的動作,其實要的就是溫暖,這是一個很棒的主題,卻寫得不完整。我想這篇可能真的就是最後五分鐘丟出來的,很多東西來不及表達。這個人很有才華,很會寫,很會討巧,甚至我認為可能在影視圈有點經驗。他用最簡單的技巧,利用兩人對話,把這麼大的東西拖出來,是很討巧的方式,但可惜太急就章,很多東西一筆帶過,真正的核心反而就忽略了,我認為他是一路寫,也不修改,時間到了就收了,丟出了這樣的一個作品,對讀者來說,作者太可惡了,這麼精彩的故事,卻草草的弄掉了。

〈空地〉

郭:
有一些片段非常好,整體來說當然也有一些缺點。講到母親死後留給主角一隻貓,作者把悲傷的感情描寫得不錯,也帶著一點懸疑的味道,但缺點是,其中聽懂動物語言的部分,是可以好好發揮的,可是作者沒有好好的處理。
人跟動物在純文學很多是散文式書寫,比較少寫到人性的部分,所以有潛力,但故事其實不完整。不過這個題材和文筆帶動起的懸疑和悲傷的氣氛,我覺得是滿有趣。我覺得這幾篇作品來說,題材最好的其實是這篇,但可惜了。

平:
情調不錯,從頭到尾的melody不錯,但其中有些地方寫太散了。這題材是很好,我也很喜歡能理解動物想法,再從動物心理去想媽媽發生了什麼事,如果能讀懂就太好了,所以我覺得這個題材很不錯,但如果能重新組織得更好一點,就會是一篇傑作。現在會讓我覺得小說的基本功,要再鍛鍊一點、節制一點,這部分還有欠缺。

袁:
我看的時候覺得好可惜,有很多小小的段落,如果好好發展,都可以成為很棒的故事,可是作者就把它零星的放在那個地方。這個人也是文筆非常好,也有拍成影視的潛力,但有些東西處理得太牽強。
作者重點放錯,故事叫做「空地」,寫了網路上的空地,雖然悲傷,卻非常迷人,但沒有處理,只寫了一點,花大量篇幅去處理貓、母親,其實就是處理上一代不幸福的婚姻,但又沒有挖到深處,對爸爸的塑造太表面。這個爸爸也是個成名作家,沒有因為家庭而放棄寫作,自私自利,這背後一定有一個原因,卻完全沒有觸碰。
作者後面也寫到一句話:媽媽為何要讓貓看到他的死?這個很重要,他是個能跟貓說話的人,也問出了這個疑問,但卻沒有做解釋。我覺得作者重點放錯了,是個可惜的故事,應該集中起來,把貓和主角的戲少一點,主角跟寵物溝通師的溝通過程多一點,就會非常精彩。
這個題材台灣也沒有電影拍過,是一個很棒的題材,我很不能理解,為何有人要把一個很棒的東西寫壞。我通常的理解是,一定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要交出,所以就沒有時間了。非常可惜。

〈新港文書〉

袁:
我很喜歡這篇。他講了一個完整的故事,雖然用的是論文,但卻自己發明了一套東西,我看了很久,上網查了資料,確定它是完全虛構的,我就覺得這個人真的很有想像力。
主題講的是永生,很迷人,剛好跟〈空地〉的這篇相反,是很難改編成影視的小說,這是小說不是影視,有完整性,所有的安排恰如其分,完全捏造出了這樣的人,為了這個族群設計文字,還有鼻笛,我上網查過,好像沒有這樣的東西。在短短一萬字中間寫出這樣太厲害了,非常完整,其中的東西完全沒有bug,沒有缺陷,這篇我覺得很厲害寫得很好。
唯一要說是缺陷的話,就是很不容易閱讀,很像在看一個報告,裡面夾雜了很多。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龐大的故事,如果要在一萬多字容納這麼多東西,這是作者唯一能選擇的形式。這個作者非常高明,我很喜歡這篇。

郭:
這篇我沒有投的原因是,這兩年去評了很多純文學的文學獎,出現了太多不知道在哪裡讀了一些台灣歷史,就塞進大量資料,尤其如果跟原住民有關,幾乎成為一種顯學了,甚至我覺得是滿投機的創作方式了。
要處理這些素材是可以的,但跟其中大量素材就跟上課一樣,沒有消化,所有的大素材,在一萬字當中,我不要你交代文獻報告,只要有線索,以人物串起對這件事的關懷,要從現有資料找出可能的虛構想像的空間,而不是一段一段把文獻資料搬進來。我覺得這些資料還要再醞釀,不是這樣處理的。
這樣的做法這些年非常多。我覺得這就是屬於研究生文學,資料太多了,只要是在研究所裡頭,這些資料太多了,但要怎麼用在創作上,是有欠缺的地方。

袁:
我想講一下,但這個故事不是歷史,他用了那個原住民的背景,但是是虛構、編造的。像電影《贖罪》,表達的是人間真實的缺憾,小說家可以用另外一個寫法,把它彌補回來。我覺得作者是採取了這樣的概念,虛構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原住民的族類、歷史。他都是虛構的,卻編造得非常完全,設計微妙,一點都不牽強。

平:
我覺得作者是有他的想像力。作者寫的是現代的故事,而是用當時跟新港文書有關的部分,去放在現代。不過新港文書和鼻笛,都是歷史上有的。以人物來講,有些困難去連結,是為了作者的想像力放進去的,但對於這些人物的轉折,應該要多著力一點。
這篇想像力是很不錯,但其實還是奠基在歷史上,包含新港文書和鼻笛,可能就像強生老師說,像是一個研究生,就拿了這些資料來寫。

袁:
如果真的有所謂的新港文書,我就要否定掉這篇了。

〈變形記〉

袁:
故事很普通,但設計很精巧。我之所以納入這篇,是因為這是一個很容易改編成電影的東西,處理電影的部分非常好,很技巧地用幾個昆蟲的狀態,來形容所有的人,安排得很精妙。我個人好像偏重喜歡形式,〈新港文書〉也是,這篇也是。
故事是普通,但有一點讓人意外的部分。最前面用胸罩帶出故事,後面發現胸罩其實是丈夫的,發現丈夫不是同性戀,而是一個想要變性的人。可能也是因為字數緣故,用這樣精簡巧妙的設計把故事講出來,如果作者想要把它擴大,是能再寫出更多東西的。唯一一個覺得沒有太大意義的角色就是電視主播。

郭:
我也覺得最大的困擾是那位新聞主播美娟,很牽強。我在看的時候覺得作者刻意的要把幾種昆蟲放進去,所以刻意用一種昆蟲,把美娟加進去。他如果拿掉這個框架,專注寫一個夫妻三角關係,我反而會覺得更感人。美娟佔了太多篇幅,反而最關鍵的那位想變性的丈夫真正的心路歷程,卻幾段就帶過了。但這段才是真正的高潮吧?這才是應該好好發揮的部分。

平:
形式是很有趣的,但前後如果有更多的串連,會更有趣。

〈落山夕陽〉

袁:
這個故事很可愛,幾乎一字一句都可以變成劇本,直接拍片,可以拍成偏向童話式的影片。作者文筆也非常好,作品很完整,符合影視也符合小說,從影視看是好的影視,小說看是好的小說。符合四個我說的評審標準。
最好的部分是它有提升。有在戲劇中是很動人的部分,很完整很漂亮的東西。我個人覺得這個人的文筆太好了,他的想像深不可測,很奇妙,能把普通的事件拉到一個詩意的想像,就像是其中提到父親的夢,裡面有很多這樣的設計。
有時候一樣東西已經很完整的時候,我沒有辦法說什麼,因為已經具足完成,非常美好。這篇是我的第一名。

郭:
這篇對我來說比較像散文,文筆是很好,處理一個遙遠的回憶。沒有投的原因是,我不知道作者從父親臥病在床,一下跳到回想一個老朋友,總要有多一點的牽扯吧?

袁:
作者是用聲音帶的,裡頭整個在講的是聲音。

郭:
對,散文上可以這樣,但小說的時候,父親已經出現了,結尾就是父親出現在床上,以影視小說來說,這個角色就是會在畫面上出現,要不要有多一點的互動?

袁:
其實作者有埋一個東西,我不能確定,但如果要拍成電影,可能要做的明確一點。就是主角的父親可能就是小男孩的父親,到最後的時候作者寫說:父親的手垂在那裡,那是一個音樂家的手。作者其實有埋一個這樣的東西,其實寫的很精細,面面俱到,一點都沒有漏。這是個非常厲害的小說。

郭:
這個連接上,我不是很清楚。所以主角跟父親的關係、照顧父親的關係,這個完全沒著墨,但父親卻是勾起整個故事的關鍵,這個地方我覺得還不夠完整,所以沒有投。

平:
這篇我沒有什麼特別意見。

〈泡沫〉

平:
這是跟新冠肺炎相關的一篇小說,場景非常清楚是在大陸。我喜歡作者的敘述,讓我覺得很真實,就是那個小鎮,主人翁也沒什麼事好做,又碰到堂兄,兩人想藉著這不知道哪裡來的口罩賺一點錢。
整個過程我都可以跟著情節走,就是隨便抓幾個人來,哄一哄、騙一騙、嚇一嚇,就讓人出更高的價錢,然後終於遇到不可測的情境,口罩被捲走,被打了。這樣一個生活片段,符合短篇小說的意旨,在這個片段當中,也讓讀者看到大陸的社會的切片。
他們絕對不是壞人,也沒有壞意,但為了生活,一定會碰到這樣的事,有一點小小的貪心,希望從遇到的事情中間得到利益。可是在大陸那樣的環境之下,即使是回到舊時的校園,都可能遇到比主人翁更會詐騙、更兇狠的情境。
這個切片不錯,更如實看到大陸今天社會的萬象。也用了很實時的題目,就是新冠肺炎和口罩,所以我覺得不錯,也許不是第一名很亮眼的作品,但能夠這樣切下來,平平穩穩地講一個故事,如實看到真實生活,對白沒有牽強,也沒有文藝腔。就是活下去、賺點錢、投機一下,這樣子。

郭:
這篇我沒有投,是因為這樣的體裁,也就是「底層人生活之不易」,即使放在新冠肺炎的題材下,我覺得他沒有寫出新鮮感。一開始看的時候還有點期待,後來覺得這個故事是不是放在新冠肺炎的時期也無關了,就是一般常看到底層的人,想貪一點小便宜,卻遭到更大的羞辱或傷害。所以順順看完,沒有太大的衝擊。

袁:
我覺得這篇是湊出來的。雖然拿新冠肺炎做背景,但其實最主要就是三個場景,第一就是賣口罩,第二是回到小時候的學校,想起喜歡的女孩子,第三是被打了一頓。就算是作為影視的構想,前面那個人跟在背後,說「你等我,我去拿錢,我可不可以打錢給你」的時候,那時候就預料到,這個人就是要來打人的,要被揍了。所以站在戲劇效果上,這個設計本身已經露了餡。
另外,前面賣口罩的時候,主角的表弟在問那些人,說「你將來有什麼打算」,這個部分在戲裡頭看起來毫無意義,可能是有個企圖,想表達新冠是末日式的危機,危機之後要怎麼樣?我覺得這是作者想寫的一個主題,但他用這樣的方式硬生生接在這裡,我看的時候覺得,誰會這樣啊?如果我去買個口罩,卻要被問我疫情過後要幹嘛,我幹嘛要告訴你?我就走了。
這裡頭有很美的一段,就是作者回到學校,跟那個小女生的回憶,但那個回憶這麼短一點點,某種程度來說,跟前後也毫無牽連。這篇的三段,三件事,都可以切割開來,所以我覺得這是湊出來的東西。就文筆來說,小說寫成這樣雖然是可以成立,但從影視來看,要變成戲劇,得要做非常大的修改。

〈孫悟空〉

郭:
這篇太好看了,很久沒有看到好玩的黑色喜劇了。要不太悲情,要不太批判,已經白紙黑字,道德感就出來了。這篇走在道德邊緣地,搞不好正在我們眼前發生,我們大概都隱隱有感,作者就把它揭露出來。
我們都知道護理長在所有公家大型醫院的地位,年輕醫師、主治醫師可能都要怕他,因為他待得久、經驗多。這個護理長沒有麻醉執照,但因為看過太多開刀手術,在現場指揮若定,恐怕比新醫師還厲害,所以雖然沒有麻醉科醫師執照,卻在各個私人醫美診所兼差,而且手下訓練一堆小護理師,還可以發包。有的醫院沒辦法長期顧一個正牌的麻醉醫師,就用這種方式讓大家混水摸魚。
這還不夠恐怖,接下來還有廠商跟標案的勾結。不過這個護理師「孫姐」為什麼一直在轉這種不法之財,作者也解釋是因為他的兒子人在國外,植物人,需要長期大量的供錢。所以孫姐鋌而走險,買了昂貴的醫療器材,去投標,一再的投錢下去,卻被耍了,沒拿到標案。
故事裡的年輕醫師最後發現真相,拿到標案的人根本是用假的器材得標,孫姐也很慘。這是一個很好的黑色喜劇,看的時候覺得很好笑,但也真的超驚悚,講到醫療、標案的黑暗面等等,很社會寫實的黑色喜劇,拍成影視一定很好看。

袁:
因為知道主辦單位要選四篇,這篇會是我四篇中的一篇。孫姐活靈活現,我甚至懷疑是真有其人。

郭:
他最後有說靈感來自真實事件。

袁:
這篇也有因果,醫院裡那個兒子出事,是因為孫姐去傷害他,但孫姐之所以會去,又是因為被設局,這樣的設計非常好。「孫姐/孫悟空」這個角色也太厲害了,她表面上看起來嘻嘻哈哈,很有活力,但我們不知道她背後是那麼委屈悲傷的過往,但當她設法在世界上拼鬥,卻仍然沒辦法抵抗最大的惡勢力,但她有她報仇的方式。我自己覺得這篇拍成電影會很棒。角色活靈活現,情節足夠,最後收束的方式不是走喜劇路線,反而把整個故事往上提了,作者在講的就是因果。我想放棄〈新港文書〉,選〈孫悟空〉。

平:
我也很喜歡〈孫悟空〉的現實感和想像力,以及文字的活潑感,尤其這個現實感,我相信在台灣應該是蠻多的。唯一挑惕的是,作者的文字有些地方沒那麼精準,有點粗糙,但從影視小說的標準來說,就是讓情節很快地往下轉動。

第二輪投票,由每位評審從第一輪投票討論的八篇作品中挑選四篇,第一名四分、第二名三分、第三名兩分、第四名一分,積分加總後決定名次。

第二輪投票結果:

〈老魏〉:平4、郭3,共7分
〈床上無小事〉:平3、郭2,共5分
〈空地〉:郭1,共1分
〈新港文書〉:袁1,共1分
〈變形記〉:袁2,共2分
〈落山夕陽〉:袁4,共4分
〈泡沫〉:平1,共1分
〈孫悟空〉:平2、袁3、郭4,共9分

第一名為獲得9分的〈孫悟空〉,第二名是獲得7分的〈老魏〉,佳作是5分的〈床上無小事〉、4分的〈落山夕陽〉,第41屆時報文學獎小說得主出爐,恭喜所有得獎者。